当前位置:首页论坛含论杂谈 老屋过年
签到04月20日
漏签

[含论杂谈]老屋过年

人气:58 回复:0 赞(0)
骏逸天下
0
初级1
版主
  • 帖子:8
  • 精华:1
  • 注册:2018-08-18

    乡下的“五架子”老屋经过3次大修和无数次小修小补,已度过了近40年的光阴。 

  老屋给我留下无数温馨而难忘的回忆。当年老屋可谓是人丁兴旺。住着全家9口人,充满生活气息。堂屋两端的卧房被床铺、木柜、泥瓮、箩筐和五谷杂粮挤得实实的,3间堂屋也摆满了各类家什和农具。还有屋外的老榆树、篱笆小院、门前荷塘、梁上燕子……父母以慈爱和勤劳为我们撑起了一个和谐安宁的家园。 
  子女们长大后都从老屋中“飞走”了,老屋平日便显得空荡荡、冷清清的。只有到了春节,老屋才热闹起来。陆续赶回的子孙们欢聚一堂,给老屋带来了热气腾腾的年味。老屋墙壁上的涂料已粉化,变得斑驳陆离。每年年三十这天,我都会买来许多年画、门联等,搬来梯子,用父亲早早熬好的面浆糊、扎好的鸡毛刷子,沿墙壁细细地贴。这时憨厚的老父便在下面一边为我打下手,一边认真地为我校正着每张年画。当年母亲在世时,这当儿,总是暖暖地看着我们父子上下忙碌着。父亲还有一手剪窗花的好手艺,红红的窗花贴上去,一组组电影故事或是古装老戏画挂起来,老屋一下子变得喜气洋洋的,父亲那布满皱纹的脸上也露出了极开心的笑容:“呵呵,还是乡下纸糊的年才有年味呢。” 
  父母大字不识一个,但和天下的父母一样,时刻放不下对儿女的牵挂。记得有一年老家的村支部开展年终慰问,送我家一组反映检察干警反贪办案故事的年画,干警的着装还是原先戴大盖帽的那种。父母宝贝似地将其贴在堂前的香案上方,没事就看看。这一看吧,他们又多虑起来了,几次在电话中问我:“怎么没见过你穿过那‘军服’,是不是犯错误不让穿了?”我好不容易才将检察改装的事儿向他们解释清楚。 
  过年回家,细心的母亲又问:“你们就像画上一样抓公家的坏人?”“是的。”我一番解释给母亲听。“哦!”母亲好像明白了点。 
  “是不是你在公家干了坏事,也要像画上的被抓做牢啊?”母亲又担心起来。“我能干啥坏事啊,大过年的你说这干啥,放心,我本分着呢。”我都有些不耐烦了。 
  “那就好,千万别动歪心眼啊,咱家祖祖辈辈虽是穷过来的,但都本本分分的,我说这些都是为你好!” 
  说完,母亲又给香案上的观音上炷香,虔诚地拜起来,嘴里也不知叨咕着啥。 
  春节那几日,吃着团圆饭,陪着父母有一搭没一搭地拉着家常,再看看老屋的门窗、墙壁上儿时的涂鸦,老家具上儿时顽皮刻下的刀痕,旧时梁上的燕子窝……说实在的,那种亲切和温馨会渗进我的每一个细胞,这时我方真正体味到什么叫舒畅、温情和天伦之乐。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从年初三到十五,子孙们便在父母依依的目光中陆续离开老屋,剩下他们老两口守着老屋。 
  老屋、父母,还有那难以割舍的亲情,永远在我心中萦绕。 
  文:梁立旗


楼主 2019-01-29 10:11:35  超级管理 编辑 删除
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信息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我要回复

该帖已关闭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