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贴吧 / / 【预备,开始!】--爆笑原创精品短文,含山人一看必笑的文章!

  • ##【预备,开始!】--爆笑原创精品短文,含山人一看必笑的文章!

    2020/01/03 21:31:59 发布647 浏览1 回复1 点赞
月下清影
管理
普通会员

帖子:50

精华:1

注册:2018/08/17 23:10:37

   刚才上大号,读着一本二逼文艺小册子,艺术熏陶,如入芝兰之室。完事后,发觉没带手纸。更要命的是还没带手机,无法求救。要不要呼号以求救呢?厕所离办公室十几米,不远,但其中有迂回转折,声所未能逮也。那么,只好玷污艺术了。得罪。挑了些油墨清淡的页面,撕巴撕巴,揉巴揉巴,顺巴顺巴。擦吧,擦吧。

   文明已久,这样揩屎还是不习惯的。我们老家把擦屁股就叫揩屎,和“开始”一个音,所以我现在一听到别人说“开始”,就偷笑,想到擦屁股。


   好亏有如厕阅读的习惯,否则我真不知道我该怎么出来。这种体验最早要追朔到上世纪90年代某个晴朗的下午,记得当时含中大操场内胡乱填塞着七八个等球的足球爱好者,当时手机未曾普及,传呼都是稀罕物件,每日下午的踢球都是前晚操场上散去时口头约定,比方:埋个下午早耗子,四点钟就来,败老让人等球。答曰:好好,靠住早来。这其实就是简单的契约精神,当然一般国人对于契约这玩意儿不怎么看重的。时任野狼足球队队长老钱(当年还是小钱)在吹的吐沫都干了后突然内急,要求旁边一个高中孩子拿点纸给他上厕所,且一定要在纸上画点字儿,否则:是怎么也大不下来的。当我看着他手捧作业本内页,上写大大的一个“钱”字迈入洗手间,即惊为天人,想想能有如此便宜便捷的嗜好无限接近自己的偶像令我异常澎湃,从此,如厕阅读这种体验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扎下了坚实的根。

   印象中上厕所最舒服的一次体验是在杭州朋友租住处,他的卫生间是我见过的最简陋的厕所但如厕最舒心的,原因是这位朋友卫生间有很多书,而我爱读他卫生间里那本陈巨来的《安持人物琐忆》,全是民国时期有名的诸如张大千、徐邦达等民国范儿们的八卦故事,马桶上坐了一个下午,两腿都麻了却浑然不觉,对此书有兴趣的可以网上找找。

   在老家,村子里,以前都是蹲茅厕的。这个“厕”是多音字,这里念“司”音,别不信,去查百度百科。茅厕虽是自建的,但谁都可以用,人家也乐意。这和文明城市是不同的,没见过邻居们互相串门,以分享彼此洗手间。那时候,谁也不会在身上带纸,别提手纸,更别提连嘴都能擦的面巾纸了。我们小时候擦嘴是用毛巾的,文明的会用手帕,如果用纸会觉得恶心。

   不带纸而敢上茅厕,因为里头多半有备用纸,塞在石头或黄土的缝隙里,灰扑扑的,皱巴巴的。如果家教好,用完人家的备用,最好得想法子补充回去。若不然,人家就有可能只能用树叶了。

blob.png


   用树叶并不能称奇,我在陕西汉中一个鲁姓朋友家拉屎的经历,才有意思呢。此君是铁四局某公司某工程的安全部部长,可第一次他引领我来到茅厕如厕时我却一点没觉得安全。我发现,后面是猪圈,只隔了一道铁栅栏,便池直接通过去。我出恭的时候,一群猪齐凑在离我屁股只有几十公分的地方,闹哄哄的,我觉得鸭梨很大,有点便秘。第二次就再不干了,是晚上,鲁部长便引我到后面的小林子里。这次我很喜欢,独坐幽林里,出恭复长啸,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鲁部长也来了兴致,旁边同恭。完事后,我递他纸,不要,拿了一块黄土递给我:试一下这个,比纸舒服。我说下次吧。这玩意能擦屁股?鲁部长说:当然了,瓦片也行。我当即幻想了一下如何以黄土或瓦片擦屁股,顿时觉得菊花一紧。不愧是三秦大地,历史名都。这种风俗,是一种深远的历史传承。

    老家对于厕所的另外一种读法叫“茅缸”,想是农村简陋厕所后面都有一口破烂大缸代替为简易的化粪池而得来。农人浇菜肥土都从缸里舀,倒也方便。现在不知道是否能看到了,不知是否该感谢城市化以及新农村建设。

    这里有个关于茅缸的笑话,记得当年运漕籍某男开了间食品批发部,进货都从芜湖进,后来生意兴旺其在车站当广播员的老婆索性辞了公职过来帮忙家族产业,进货时也跟着去付款,一行人等浩荡在芜湖的大马路上时其突然内急,于是用标准的含普撇腔询问路人:同志,请问茅缸在哪?那位芜湖的同志半天才弄清楚原来是找厕所。每每想到此句,我就想起了当年飘荡在汽车站那语速缓慢、有气无力、声调几乎平着的广播声:请前往陶厂、关镇、铜闸、沈巷、裕溪、二坝去的旅客,抓紧时间检票上车了……

   人们只知道高俅获宋徽宗赵佶宠爱是因其蹴鞠技艺高超,一点不假,其终极表现为赵佶出恭时都喜爱让高俅陪着聊天玩儿,甚至很多圣旨都是徽宗出恭时高俅糊弄过去的。可以想象高俅捏着鼻子陪蹲(皇上蹲着他料想也不敢站着)在茅房外,手捧各地奏折陪皇上逗闷子,实乃人生惬事。现在县里领导不知道是否喜爱足球,如果喜欢,麻烦闲暇时关照一下我们的含山球王。


   元代之前,古人是不用纸擦屁股的。有身份地位的人,都是用竹片,磨的很光滑,叫“筹”、“厕筹”或“恭筹”,劳动人民倒不缺竹,但未必有这闲心,黄土是很好的替代品。竹片放在筒子里,很多,杂乱,所谓“恭筹交错”,后以讹传讹,演化为现在形容酒席的“觥筹交错”。

   清野史里有记载,朝中御医最主要的工作是清晨恭迎皇上出恭完毕,端出天子出恭用的黄金屎盆子,围在一起研究便便,伪中医主要不就那几个招数:望闻问切……研究这个则演化为:望闻品尝,依照粪便规格变化制定皇上当日食谱内参反馈于御厨。
遥想当年皇城厚墙内一帮博学风雅之士每早不畏风雪准时尝屎,实乃人生又一惬事。 

   后来这个镜头我在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导演的《末代皇帝》里终于得以看见。意大利出了不少好导演,比方当年的安东尼奥尼骗了江青不少银子拍了部纪录片《中国》,结果后来在这篇热土上却不能放映,这是题外话。

   出恭原意指越出常规;超出范围,与众不同;超出一般,出恭一词本无方便之意,据说明代科考时,皇恩浩荡,准许考生如厕,只是届时须领取一块牌子,上写“出恭入敬”,凭牌进出厕所和考场,好比衙门里要打出“威武”、“肃静”的招牌,以示庄严。虽说内急之时,尚须作恭敬如仪状,终究是件费力而滑稽的事,但堂堂科考而能顾及内急之需这等细节,真可算得是推己及人、深体“下”情的大大仁政,士子们于感戴之余,便将如厕称为“领出恭牌”,简称“出恭”,因此而玷污了自家的“恭人”,也就顾不得了,忠孝难两全,夫妇之恩比了皇恩,不过是小菜一碟。

   以上这则百度百科里看来的,看完只有一句话:脱裤子放屁——多事。上个厕所哪来那么多屁事儿,远没咱们贫民百姓说的畅快,问曰:急齁齁搞些?答:屙屎,HOLD不住了……

blob.png

  

   结束总要点题,那么:离开含山日子越久则越发的想念,许是远香近臭的缘故,真的天天呆家里或许也就没这么多感慨了。如今有这番地界玩耍 ,却也可解思乡情,见着满屏的乡“音”,看着熟悉的身影,回忆也便如拉稀般洋洋洒洒、接踵而至。

   另外,别以后在饭桌上和别人飞“恭筹交错”这个段子,抱歉,此条是我瞎编的,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小编说:此文发布时间2014年前,作者罗有财,当年远在异乡打拼。晚上建了抖音群,这老哥加群后突然想些他写的这篇文字风趣、超有意思的文章。又翻了好久找到了全文,遂发上来,这大冬天躲在被窝里看看,应该也蛮有乐趣的!

以下内容回复后可见

已有0人打赏

已有1人点赞

木木, 1人赞
    木木
    管理
    普通会员

    帖子:2

    精华:0

    注册:2018/12/13 20:40:46

    跟我念,dé wù 毒

    1楼 回复于 2020/01/03 22:09:11 0 回复
    加载中...
    分享到:

    回复楼主

    该帖子已经关闭回复
    回复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楼主其他帖子

    新帖速递

    查看更多

    超级管理

    发布新帖 帖子管理 返回顶部